这个年龄读杨绛先生,不失为莫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   最近似乎能压得住冲动和情绪了,我欣喜自己在进步。或许应该感谢挫败感,能够在怀疑、推翻自我后,重新认识自己。不太爱那些朦胧婉约的句子,也不太爱那些特立独行的尖锐个性了,似乎更偏向于简单朴实一点,是贴合现实了吧,虚妄都在碎裂。感觉不赖。

什么方式结束
才不追问痛与不痛
用剥除眼睑的专注
或以五感尽丧的沉默
不再看山河
昏沉饮浊酒
灰烬易冷易落
何以悲戚触春秋
时光往复
结果
又知否

拿好底牌 别太通透

如果你也喜欢白月光

       庆山在前天终于为她用时三年的小说写完一
个圆满结尾,她说她这七年没有再出过长篇小说。
让我触动的是,她最后一句总结,"时间很快 但未虚度。" 
       文学或音乐,我一个也没有选,又都选了。大自考难度在增加,一年可考次数却在减少。吉他最近在练的一首指弹很烧手。如果活着仅凭呼吸、心跳、脑电波,那还有什么意思?规划已经很清晰,行动力才更有说服性质。时间很快,如能看见自己一路行走的脚印,那该是多么多么的可贵和满足啊。

回归平静 相信美

"或许我在需要积蓄能量的时候,我跟着一个对的人做了一件对的事情"

昨晚梦见他 在凌晨四点三十五分醒来
落空感也好 悔恨也罢 都是暂时的不清醒的情绪
怪年少轻狂
都过去了
想和你喝杯一饮而尽的酒

存钱被机器吞掉
坐电梯电梯坏掉
人一旦丧起来 连运气也丧
哎 好想开开心心的过生活啊